????朱厚照可没有急着跟谁造子嗣,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如何讨好沈亦儿上。

????这天他过来,让人送了大箱小箱的东西,把交泰殿外殿摆了一堆,沈亦儿本来坐在桌前跟两个宫女打牌,见到朱厚照进来,两名宫女赶紧跪下磕头,而沈亦儿则对朱厚照不理不睬,似乎对于朱厚照白天造访很不满意。

????“皇后,朕又给你来送东西了。”

????朱厚照笑道,“你不是说不想要金银珠宝和首饰吗?朕就从宫外给你买了一批好玩意儿回来,还有一些盆栽,可以让你在宫里解闷……哦对了,还有再为你造几十副牌,每天换着玩。嘿嘿。”

????朱厚照一脸恭维之色,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太监拜见皇后。

????沈亦儿没好气地道:“你还真是有心啊……不过你这个皇帝不去处理朝事,闲着没事老往我这里跑作何?难道不知道办点正事?”

????这些话并不是沈亦儿自己所想,而是进宫前,沈溪对她提点过的,让她进宫后规劝皇帝走正道做正事,连沈溪也没想到朱厚照会对沈亦儿到如此宠溺的地步,或者说这会儿朱厚照已迷恋上沈亦儿,所以不管沈亦儿说什么,朱厚照都笑呵呵不动怒。

????朱厚照笑道:“朝廷没那么多事给朕处理……再说了,若是朕把所有事都做完,要那些臣子作何?你是在打牌吗……让朕来陪你,咱玩新牌。”

????说话间,朱厚照覥着脸凑到桌旁,跟沈亦儿对坐,旁边站着个笑呵呵的小拧子。

????虽然小拧子笑得欢,但心中别提有多苦了,每次来见皇后,这位君主就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把持不住了。

????做奴婢的只能陪笑,他甚至替朱厚照可怜,不过想到沈亦儿的身份,小拧子也就释然了,在他心目中也只有沈溪的妹妹能如此乱来,换作旁人的话,他非怀恨在心并想方设法报复回来。

????沈亦儿直接将桌上的牌拿到手上,没好气地道:“谁要跟你打牌?你想玩别带新牌来,那么浪费干什么……其实我跟几个宫女玩得好好的,每次你都跑来捣乱……”

????朱厚照赶紧道:“其实朕的牌技挺不错的,咱们可以一起玩。”

????沈亦儿骂道:“别不识好歹,姑奶奶不跟牌品不好的人玩牌……看看你来把宫女吓成什么样子了?她们敢正正经经跟你打牌?到时候玩得也不痛快,还不如我跟她们好好玩呢。”

????朱厚照苦口婆心道:“皇后,朕一片诚心对你,你不想跟朕做什么事,朕几时勉强过?但你也要给朕表现的机会啊……跟宫女玩没什么啊,你喜欢热闹,朕可以多送些宫女给你,咱夫妻坐下来打打牌说说话难道不行吗?”

????沈亦儿听了忍不住打量朱厚照,而朱厚照笑呵呵地望着沈亦儿。

????旁边小拧子赶紧帮腔:“皇后娘娘,其实皇上的牌技真的很好,平时跟奴婢们打牌,每次都是皇上赢……”

????“咳咳,有输有赢!会不会说话?”朱厚照板着脸纠正。

????这边沈亦儿正在教训他玩牌时喜欢用皇帝的身份压人,这边小拧子就说他打牌都是赢,那不是变相承认他打牌的牌品不好?

????沈亦儿没好气地道:“你牌技好不好,关姑奶奶什么关系?姑奶奶就是不想跟你打牌,你莫非要强迫别人跟你打牌不成?”

????小拧子很着急,正要跟沈亦儿解释,朱厚照一摆手让他退到后面,随即赔笑道:“皇后,要不这样,咱打牌设个彩头,如果你赢了,想让朕怎样便怎样,如果朕赢了就反过来,你看如何?”

????说话间,朱厚照心里打着小九九:“你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,没什么见识,朕还对付不了?如果朕赢了,可以顺理成章欺负你,你还要乖乖认了。”

????沈亦儿嘴角发出不屑的声音:“你倒是会打算盘……我赢了可以指使你做事,但真的能如愿么?比如你学小狗一样爬出去?”

????“啊!?皇后娘娘,这种话可不能乱说,大不敬,大不敬啊!”小拧子赶紧道。

????却未料朱厚照饶有兴致地点点头,笑容满面:“那也行啊,如果皇后赢了,朕就学小狗爬,但若是朕赢了呢?”

????“你爱赢不赢,滚蛋,再不走的话,本姑奶奶可要用非常手段了!”

????沈亦儿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,朱厚照突然心里一阵发凉,因为每次沈亦儿动狠的时候,他都会有罪受,沈亦儿进宫后也让他吃了不少亏。

????朱厚照道:“皇后,咱做事不能不讲规矩,说好了打牌……要不这样,你赢了朕就听你的,你输了什么都不用做,这总该可以吧?”

????沈亦儿很恼火,觉得朱厚照让人心烦,直接站起来:“你走不走!”

????“一起打牌,你赢了朕,朕就走。”

????朱厚照也站起来,神色坚定,“你别忘了,整个皇宫都是朕的,朕就是不走,你能奈何?朕在这儿,那些宫女也不敢跟你打牌,大家都无聊不是?”

????沈亦儿跟朱厚照斗得欢,小拧子看得一愣一愣的,心道:“乖乖不得了,居然有人跟陛下这么说话?这……陛下也是用这种口吻说话,简直没法看……完全就是俩小孩啊!”

????小拧子虽然年岁也不大,但至少比朱厚照年长,自认阅历丰富得多,他怎么也没料到朱厚照会童真到如此地步,居然跟个十三四岁的女娃斗嘴。

????沈亦儿道:“你就是个癞蛤蟆,跳到人脚背上不咬人也膈应人……好吧,姑奶奶就跟你来一把,让你心服口服,就此滚蛋!”

????“那就来!”

????朱厚照撸起袖子,好像要大干一场。

????沈亦儿看着跪在地上的宫女,吩咐道:“你们起来一个,跟本宫一起把他给大败!”

????“娘娘饶命,娘娘饶命!”

????宫女哪里见过这阵仗,居然要跟皇帝作对,不断磕头。

????朱厚照笑道:“为难宫女作何……小拧子,朕特赐你坐下,跟朕和皇后打牌,记得要拿出真本事,要把皇后给赢了,朕重重有赏!”

????“多谢皇上,多谢皇后娘娘。”

????小拧子没想到自己有跟皇帝和皇后平起平坐的资格。

????等坐下来后,沈亦儿拿着牌,疑惑地瞟了一下朱厚照和小拧子,道:“三个人只有斗地主吧?你们俩一条心,怎保证你们不串通?”

????“简单,你当地主,我们俩当农民……咳咳,朕不是农民,只是在这牌局里是。”朱厚照笑着说道,“我们赢了可以留下,输了就走,这样总该行了吧?”

????沈亦儿冷笑不已:“没见过像你这么狂妄的人,竟敢跟姑奶奶打牌?等下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牌技……发牌了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朱厚照、沈亦儿和小拧子组成奇葩的牌局,打的是斗地主,而且是没人跟沈亦儿抢地主的斗地主。

????沈亦儿发牌,等所有牌到手上后,朱厚照晃眼一看全是对子和三条,还有一个炸弹,顿时乐不可支道:

????“这牌不赢实在说不过去,朕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牌……哈哈,皇后如果输了,就要跟朕再来一把。”

????“先赢了再说。”那边沈亦儿三下五除二便将牌整理好,朱厚照和小拧子这边还在整理牌型。

????“一个三。”

????沈亦儿直接甩出一张牌,丢在桌上。

????朱厚照坐在沈亦儿下家,还没整理好牌型,有点手忙脚乱,沈亦儿不耐烦地道:“你不是说自己牌技高吗?赶紧出啊。”

????“小拧子,你来。”

????朱厚照实在挂不住面子,见手里没有单张牌,又不想拆对子和三条,只好把责任推给小拧子。

????小拧子心想:“这可是我立功的好机会,只要帮陛下赢了皇后,那以后陛下每次打牌都会找我当陪衬。”

????“一个二。”

????小拧子当即把自己手中最大的一张牌丢下来。

????朱厚照笑道:“厉害厉害,皇后知道厉害了吧?朕的牌很好,小拧子的牌似乎也不错,看来你输定了。”

????“过。”

????沈亦儿没好气地道,“继续吧。”

????小拧子乐不可支,自己上来就可以出牌,一时间不知该出什么好,拿起两张牌,口中道:“奴婢就出……两个三?不好不好,要不出一个四也行。”

????沈亦儿道:“怎么,打牌还报牌的?出什么赶紧,你下家又不是那傻帽……”

????小拧子一听更觉得稀奇,这世上还有敢把皇帝叫傻帽的?不过他看了朱厚照一眼后,真觉得朱厚照有点像傻帽,因为某人被骂了还笑呵呵的,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。

????小拧子想了下,朱厚照连最小的三都接不上,那就说明手里全是对子或顺子,于是果断出牌:“对三。”

????“对八。”

????“对十。”

????朱厚照终于出牌,一脸高兴的模样,嘴都快笑歪了。

????小拧子本来有对Q,一看皇帝出牌,赶紧道:“过。”

????沈亦儿没好气地瞪了小拧子一眼,拿起一对往桌上一丢:“对二。”

????这下轮到小拧子和朱厚照瞪眼了。

????沈亦儿道:“你们不要是吧?六七八九十J……”

????朱厚照和小拧子又对视,朱厚照看着自己手里的对子和三条,随口道:“小拧子,你有牌就赶紧上啊。”

????小拧子这才惊醒过来,拿起四张牌往桌上一丢:“炸!四个五。”

????“好!”

????朱厚照看了看自己手里四个K,惊喜地道,“皇后,这下你总该没话说了吧?”

????沈亦儿不慌不忙,拿起四张牌往桌上一丢:“四个A。”

????朱厚照和小拧子顿时只能相顾无言。

????牌打到这里,沈亦儿已不耐烦,板着脸道:“看什么看?没有大得过的,就别干瞪眼,知道该说什么吗?”

????“过。”朱厚照先道。

????随即小拧子跟了一声:“过。”

????沈亦儿将剩下的五张牌往桌上一摊,道:“本姑奶奶也不欺负你们了,看看这是什么牌?”

????朱厚照和小拧子都探头看过去,等看到是的大小王加三个十时,朱厚照和小拧子脸色不知有多难看。

????沈亦儿站起来,拍拍手道:“走好不送!”

????朱厚照道:“皇后,你这牌也太厉害了吧?大小王,对二加四个A,这都能被你抓到?还有,你四个十怎么拆着出啊?”

????“本姑奶奶想怎么出便怎么出,怎么你不服气啊?”沈亦儿扁扁嘴道。

????“不服!”

????朱厚照把自己的牌往桌上一摔,正准备洗牌,却被沈亦儿一把将牌夺过去。

????沈亦儿没好气道:“你还是皇帝,当知道什么叫君无戏言?说好了一盘完事就滚蛋,怎么还想赖账不成?”

????朱厚照心里那叫一个不甘,本以为自己研究斗地主多年,可以称之为融会贯通,却未料被沈亦儿三下五除二就给打败了。

????不过他也知道什么是脸面,既然之前已答应要走,他只能站起身来:“走吧,小拧子,回去后好好练习一番,回来找皇后报仇。”

????“报……报仇?”

????小拧子对这对大明最尊贵的夫妻的用词根本无法理解。

????沈亦儿不屑道:“下次有本事也别来,别输得倾家荡产才好。”

????朱厚照抱拳: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朕会找你算旧账,就不信赢不了……走了!”

????朱厚照带着小拧子,气呼呼往交泰殿门口而去,等人走后,地上跪着的两名宫女终于有胆量站起来。

????沈亦儿道:“别怕他,不就是皇帝吗?他又不吃人,你们有我罩着,他敢欺负你们的话跟我说,我要他好看。”

????两个宫女对视一眼,显然不能理解皇后何出此言。

????沈亦儿嘴上发出冷笑:“他以为自己是谁,也敢跟我斗地主?哼,也不看姑奶奶我是从小学这玩意儿长大的!这不跟欺负几个小嫂子一样简单?”

365bet月回馈28元????原来沈亦儿平时跟林黛她们一起打牌的时候,自行揣摩了一门藏牌的技巧,她很有经验,一次藏三张,会将大小王加一个二扣在自己袖子里,等洗完牌,她再将三张牌拿出来,不管是她发牌还是最后打底牌,都能做到随心所欲,因她眼疾手快锻炼时间长,平常人根本察觉不到。

????这也算是沈亦儿压箱底的本事,平时不会拿出来用,因为一旦她赢多了,林黛和谢恒奴等人就不跟她玩了,所以她只能抱着平常心跟沈家内宅的女人打牌。

????不过针对朱厚照,她不会留手,心想:“只怪你自己笨,不会数牌,倒是跟我大哥家里几个小嫂子一样,没心眼儿……唉,就这样还当皇帝呢,不会把江山都给输掉吗?”

????言语间,沈亦儿看不起朱厚照,只是耍一点小阴谋就能让朱厚照吃瘪,她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
????在她看来,作为天下之主的皇帝,不过如此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“明明我的牌那么好,还有四个K没出就输了,实在太窝囊了!”朱厚照离开交泰殿后,回去思前想后半天,都理解不了为何会输。

????小拧子在旁听朱厚照嘀咕小半天,最后实在忍不住出言提醒:“陛下,其实还是咱抓的牌不太好……皇后娘娘手里的牌实在太好了,换了谁都会赢。”

????朱厚照没好气地道:“朕连张单牌都没有,全是对子和三条,还有炸弹垫底,怎么不好?朕是皇帝,有龙威庇佑,上天也应该知道朕很想赢这场牌局,应该把最好的牌都发到朕这边才是。”

????听了皇帝的话,小拧子心想:“终于知道什么叫蛮不讲理,还有胁迫老天爷必须给好牌的?”

????显然朱厚照想不到沈亦儿会跟他出千,他平时打牌别人都战战兢兢应对,他本来牌技就不高,至于观察人发牌这种事他更不会去做了。

????“马上叫些人来。”

????朱厚照突然从案桌旁站起,挥舞拳头,做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,“朕要找一些头脑灵活的人,先好好教导他们打牌,然后再让他们配合朕进行突击训练,一定要让皇后输得心服口服……哼,朕就不信赢不了她!”

????小拧子急道:“陛下,其实完全不必如此。”

????朱厚照骂道:“你懂什么?朕的面子何等重要,输给女流之辈多丢人?你是太监不在意,朕乃九五之尊,绝对不能输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朱厚照又开始钻研东西,这次不是研究女人,而是训练打牌,而且找了不少人来,尤其是他觉得头脑聪明手脚麻利的人,不过基本都是太监,坐了几桌,每天的事情就是陪他打牌,他要从中选出最有本事的那个,陪着他一起去挑战沈亦儿。

????之前牌局中落败的小拧子直接被朱厚照忽略,似乎是对小拧子的能力不认可,这让小拧子感觉异常憋屈,本来好端端陪着皇帝见皇后,无缘无故惹祸上身。

????就在朱厚照天天在房间里研究打牌时,小拧子奉命到豹房安排平时皇帝的助兴节目,趁机去见了丽妃。

????等小拧子将皇帝沉迷打牌之事一说,丽妃皱眉:“还有这种事?小姑娘家家的,也没多少风韵,在陛下面前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,害得陛下围着她转?”

????小拧子道:“架不住皇后以前学过打牌,毕竟是沈家出来的,听说沈家人都会打牌,而且打得很好……皇后聪慧得很,一般人比不了啊!”

????丽妃道:“之前陛下也曾拿牌到豹房来玩,但当时并不上心,本宫也没心思学,你找一副牌来,详细告知本宫玩法,或许本宫能帮到陛下呢?”

????小拧子苦着脸道:“娘娘不妨帮帮奴婢,奴婢也想帮陛下的忙,现在娘娘您要见到陛下……也非易事啊。”

????丽妃对小拧子的话感到十分恼火,不过现在她的确没资格跟小拧子叫板了,只能忍气吞声道:“先找牌来,等本宫研究清楚,会把其中的技巧告诉你,到时你就有机会在陛下跟前立功了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小拧子最后还是给丽妃拿了副牌过来,简单教了一下,丽妃马上明白怎么玩。

????不过就算她再兰心蕙质,想要精通还是要钻研一段时间,丽妃将廖晗叫来,着着实实一通喝斥,也是因她心情郁结,干脆拿廖晗来出气。

????“……干娘,孩儿的确把消息传出去了,但朝野都没把这传言当回事,好像陛下跟皇后关系如何,不关他们的事……这事要传播开太过困难。”廖晗之前所领差事,就是将皇帝跟新皇后有间隙,到现在还没跟新皇后圆房之事到处说。

????但显然廖晗对此不太上心,至今京城内都没有太大风声传出,也可能跟皇帝荒唐胡闹惯了,人们对这种花边新闻腻味了有关。

????丽妃黑着脸道:“百姓会对宫里的事情漠不关心?本宫怎么不信呢!”

????廖晗道:“要不……咱再多传一些瞎编的东西,比如说这位沈家的小主子在宫里对陛下拳打脚踢……干娘,孩儿所想,只要不让人知道这消息是咱传的,怎样传都不过分。”

????“行!”

????丽妃拿着纸牌,在手里洗了洗,道,“记得动作要快,沈之厚现在还不知道有这回事,若长久拖下去,沈之厚获悉并且做出安排,那时候你就要吃不了兜着走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廖晗不是不努力,也不是京城百姓不关心皇宫里的八卦,实在是因为传闻太过离奇,以至于百姓听到这传闻后都觉得可信度不高。

????哪里有皇帝想宠幸女人而得不到的?

????天子坐拥天下,沈氏女再跋扈,进了宫还不得乖乖雌伏?怎么可能有看皇后脸色过日子的皇帝?

????朱厚照在宫里的那些荒唐事,民间早有传闻,朱厚照胡闹任性的名声流传甚广,也意味着百姓觉得皇帝在男女之事上非常随便,不可能会发生迎娶新皇后进宫却不圆房这种事情。

????既然世人都觉得是笑话,那就不会当真,这件事也就只能在小范围内流传,就算很多宫里有眼线的大臣都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。

????不过消息终归还是传到沈家人耳中,好像也是有人故意把消息往沈家这边传送。

????周氏这天来到儿子的国公府,找到谢韵儿,询问有关沈亦儿在宫里的情况。

????周氏担心地说道:“好儿媳,为何为娘听说亦儿那丫头进宫后,总是给皇帝甩脸色看,还不让皇帝接近,有这么回事吗?”

????谢韵儿显得很为难:“娘,这种风传怎能相信?多半是有人想借此污蔑我沈家,打击老爷在朝中的名声。”

????“哦。”

????周氏好像明白过来,露出恍然之色,“为娘就说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,亦儿那丫头怎么也不可能那么任性吧?不对,不对,这丫头刁蛮起来像她大哥,简直是胡作非为!如果把皇帝都得罪了,咱沈家就没好日子过了,对吧?”

????“娘……”

????谢韵儿想纠正周氏的一些想法,但发现其实徒劳无功,因为这个婆婆根本就不明白朝廷的情况,说的越多越会出状况,干脆缄口不言。

????周氏叹了口气:“先不管她,回头有机会的话,为娘亲自进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,这丫头再任性也是娘生下来的,她仗着有大哥撑腰,可能会任性些,为娘要好好劝劝她,不让她乱来。憨娃儿那边也请放心,他这个妹妹影响不到他在朝中当官。”

????谢韵儿摇头:“老爷最近没有提过有关皇后的事。”

????“他是太忙了吧。”

????周氏叹道,“太忙了也不好,常常经年都看不到他,如果他能及早回来就好了,别是又过了年,来年才能见他一面……”

????()

????着笔中文网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cshu.com/book/1032/2395/